欢迎来到德慧泉全脑潜能开发教育发展中
0591-87835911            

全脑开发,教育改革的出路?

发表时间:2020-02-13 09:49

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会用到图像记忆呢?

我们每天生活中所经历的事情,我们往往会只经历一遍,就能长时间记住。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今天早上,我们是怎样起床的,起床后又做了些什么事情,都可以一一清晰地回想起来。甚至几天前、几个月前、几年前、几十年前发生的许多事情,我们都可以很清晰地回忆起来。这就是我们图像记忆过目不忘的功能。


又例如,我们看生动的小说、看电视、看电影、只需看一遍,就会印象很深刻,很久都不会忘记。我们看一场电影,一个多小时,看完后,基本上所有情节都能轻松地回忆起来,不需要把一部电影连续看好多遍。所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这种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只不过许多人不曾留意而已。如果有谁认为自己的记忆力差,那么可以想一下,自己看电影看一遍能否记住,如果能的话,其实这就是过目不忘了,怎么能说是记忆力差呢?其实在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一个记忆大师,每个人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只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怎样把这种过目不忘的图像记忆力运用在日常的学习和工作之中而已。




从1999年6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来看,我国教育正面临从观念到制度一次根本改变。提高人的素质,重视人的发展为根本目的素质教育是改革传统教育的新尝试。



如何推进素质教育?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1998年教育工作会议上讲道:素质教育要开发右脑,开发右脑比开发左脑的作用还要大,现在再不进行素质教育,就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地步,这里,我用“极为”两个字。我们很多的应试教育开发的是左脑,现在到了开发右脑时候了。深层次的思考,深层次的记忆,永久性的记忆靠右脑,而我们恰恰忽视了右脑的开发,多用右脑,多训练右脑可以事半功倍,所以从事教育工作者要很好地研究右脑。有人说下个世纪的十年是大脑开发的十年,哪国在这个问题上有突破,哪国就会有活力。而我们中国有先天的优势,因为我们是形象文字,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本身就是用的右脑,但是,我们没有自觉地开发。


学校教学是教育工作的主要组成部分,改革教育最根本的是改革学校教学,改革学校教育最根本的是改革老师教和学生学的大脑思维方式,提倡开发大脑进行全脑思维教育。


其实,学习包含“学什么”(教材)和“用什么学”(大脑)两个问题,教育改革现在比较重视的是学生“学什么”这一个方面的改革,诸如教材的不断革新,多媒体教学手段的普及,减轻学生学习负担。而忽视了学习的另一个根本的方面“用什么学”(大脑)或者说是根本不知道教育学生怎样用脑去学。




随着时代的进步,知识的更新,改革教材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但教材无论怎样更新,新一代人总是要学习掌握比上一代更多的知识、技能的。所以,今天的中小学生学业负担过重是历史的必然,而且会越来越重,中国是这样,其他国*也是这样。所以,改革教材上来从根本上改革教育效果是不大的。


知识信息的爆炸,使学生学习不堪重负,彰显了几千年传统教育的弊端,人们又自然的转向了全脑教育。对学生进行右脑开发,实施全脑教学,正是对学习的“用什么学”(大脑)这一学习根本问题的改革。


凡是教育中表现优*的教师其授课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创设情景,引导学生想象”,让学生运用形象思维能力来学习,其实这就是一种右脑开发。教育名家魏书生在这方面是做的很好,为广大教师树立了榜样。


开发大脑潜能、提高学生智力不仅是减轻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过重的根本出路,同时也是教育改革、实施素质教育的一条出路。传统教育注重了对知识的传授,忽视了对学生智能的开发与应用,而全脑教育不仅从根本上提高学生的智力素质、同时能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心里素质和行为素质,真正实现了素质教育。




一、右脑教育的起源与发展

右脑教育起源于日本,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日本教育家七田真就提出了右脑教育,并逐渐有了一些右脑教育理论和成果。目前日本已有数百所学校采用了七田式右脑教学法。他的教育理论还远播美国、东南亚以及韩国等地,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右脑开发教育法已被“世界学术文化审议会”评为“21世纪最**的教育理论”,同时也被“世界知识财产登记协会”登记为“世界知识财产”。


1981年诺贝尔生理学医获奖者,美国的斯佩里博士,通过四十多年的潜心研究,推翻了传统人类对大脑的不当认识。他的裂脑实验证实了大脑左右两半球的功能不对称性,左脑和右脑分工不同,它们既可以统一合作。又可以各行其是。人类右脑蕴藏着无限的潜能,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功能。从此,人类对右脑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1996年,美国率先推出了全国性的脑科学计划,把1990至2000年命名为“脑的十年”,并制定了以开发右脑为目的的“零点工程”。美国“脑的十年”计划推出后,国际脑研究组织和许多**的相应学术纷纷响应,推动“脑的十年”计划成为世界性的行动。两年后,欧洲出台了“欧洲脑的十年”计划。


1996年,日本开始启动为期二十年的“脑科学计划时代”。2003年1月,启动了“脑科学与教育”研究项目,逐步构造理想的教学方法和教学体系。到今天,日本从事脑科学研究的人员达一万多人,出现了许多像七田真、春山茂雄这样的**的右脑开发专家,右脑教育呈现“全民普及”的态势。


美国总统克林顿曾指出,在全球范围内应刮起一场“右脑风暴”,可见,如今这场风暴正渐渐刮起。




二、大脑进化与右脑开发

通俗的讲,开发右脑的潜能就叫右脑开发,右脑开发一是开发右脑的“才”;二是开发右脑的“能”,合称开发右脑的“才能”。


人类今天作为自然界最高级的物种,是长期进化的结果。自远古的爬虫动物的出现到今天已有二亿多年的进化史。进化是物种为了生存与大自然和自身不断斗争的结果。在这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今天称雄自然界靠的不是肉体,而是智慧。一个人拥有的智慧不全是后天学来的,其中有些是靠遗传生来就有的,是数万年的老祖宗智慧的遗传。这种遗传主要是本能的遗传。


美国马里兰州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大脑进化和行动研究室的伯尔.D.马克林博士在总结有关文献以及对动物人类进行观察的基础上,于1970年发表了他的“三重脑理论”。他指出人类的大脑按进化史来划分为爬虫类的脑(古皮层即脑干)、哺乳类的脑(旧皮层)、人类的脑(新皮层)三重构造、爬虫类如蛇、蜥蜴、乌龟等动物,这类动物的大脑仅仅一个小脑干,它们也不具有像人类一样的语言交流能力,但是他们有别的通信手段,能够知道同类的意思,这就是“心灵感应”,现代科学把它们这种思维活动称为波动语言。这类动物能够感知即将要发生的自然灾害,靠的也是这种波动思维功能。人类大脑首先是由脑干部分(古皮层“爬虫类的脑”)开始进化的,所以人类的脑也是应具有这种波动思维功能和波动语言交流能力的,只是长期不用退化和潜藏了。


现实生活中,“心灵感应”的波动语言交流现象是每个人都会遇见的,尤其在亲人之间时有发生。当一个孩子有生命危险时,不在孩子身边的父母都会有所感应的现象(莫名其妙的不安),在生活和电视剧中常常可见。


在爬虫类的基础上,哺乳类动物的脑发展起来。这类动物的脑在爬虫类动物的基础上又发育出新的一层,新的一层脑神经中也有通信手段,能够记忆和思考,这个通信手段就是想象(想象心像化和波动心像化)。爬虫类的大脑和哺乳类的大脑之间有一条很宽的信息传递通道,所以哺乳类动物能够自由灵活的运用心灵感应和想象,狗和猫等哺乳类动物虽然没有语言,但是他们能够明白同类的意思,就是因为能够使用心灵感应语言和想象语言。这类动物对自然灾害的预先感知比爬行动物更强更准确,他们不仅能感知,而且能判断是哪种自然灾害。




人类大脑的旧皮层的想象思维功能要于动物的大脑的想象思维功能,人类不仅拥有想象心像化和波动心像化思维功能,在想象思维的基础上又进化出声像(把声音、文字心像化)思维功能,即它可以把听到声音和看到的文字的心像化。同时,人类在百万年的运用大脑声像思维的过程中记忆储存了丰富的自然图像和声音(音乐),并代代遗传了下来,这种遗传下来的“音像智慧”一旦在某一个人身上发挥作用,这个人便可在音乐或者美术领域无师自通。这就是为什么从古至今,无师自通的智障天才们大多是音乐天才和美术天才,而其他领域几乎无人的原因。右脑开发较好的学生往往在听故事或读文章的时候,不仅能看到图像,听到声音,有时还能听到动听的优美的音乐(佛教不明白这种音乐来自何方,称其为天外来音),这也是人类这种“音像智慧”遗传的现实证明。


人类的大脑新皮层与左右半球之间有一脑沟,沟底有无数神经纤维束连接左右两半球。因为在脑干(爬虫类的脑)的右半球中存在着一条粗大信息传递回路,可以和旧皮层进行通信,而旧皮层(哺乳类的脑)的右半球中存在着一条细信息传递回路,可以和新皮层(灵长类的脑)进行通信,所以右脑具有下位层脑的声像思维和波动思维功能。而左脑由于与旧皮层之间没有相同的信息回路,所以左脑没有下位层脑的机能,所以,右脑和左脑的本质功能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开发右脑可以开发大脑潜能的根本原因。


人类值得庆幸的,一是人类的右脑种种思维功能并没有完全退化,而是潜藏了。现实生活中仍自然的出现了个别会运用右脑思维功能的人,他们就是生活中被我们称颂的神童,天才。事实上,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天才,只是后来他们自然的会用右脑思维,发挥了他们天生的才能,而我们只动用了我们拙劣的左脑思维,荒废了我们天生的右脑思维能力而已。




三、右脑潜能的开发与表现

开发右脑潜能,主要是开发右脑所具下的下位层脑的声像思维功能。从生理角度来讲,左脑有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五大神经系统,所不同的是二者的功能是不对称的,左脑的五大神经系统的语言文字思维功能因其进化的时间很短,所以其语言文字思维能力是低效的。而右脑因与大脑的旧皮层、脑干有传递信息的回路相通,具有下位层脑的功能。脑干、旧皮层脑思维功能的进化史已有数百年,其图像、声音思维记忆能力是惊人的,具有超能力,而且其五大神经系统之间的相互配合的和谐能力已达到了“自然共感”的地步,尤其是“声像共感”更为**,即右脑能给看到的图像配上声音和音乐,给听到的声音和音乐配上图像。


右脑还能够将收到的信息进行快速转换,看到文字后能够将它变成图像,或者能够把图像变成文字。能够把声音变成图像或乐谱。它能够把图像变成数字,或把数字变成图像。能够瞬间把点的集合(点集)变成数字,或把数字变成点的集合。能够把声音变成颜色,把气味变成图像等。


右脑的声象记忆能力更是惊人的,他有“录音音像、过目不忘、过耳成诵”的本事。在生活中,我们平常人对右脑声像思维功能的应用往往是无意识的、被动的。我们经历的一些刺激性较强的场景和声音会被我们的右脑记忆下来,当夜晚左脑休息时,右脑脑细胞便活跃起来,储存在右脑中的场景和声音便呈现出来,这就是做梦。有时候我们白天苦思冥想的事情夜晚也会以梦的形式再现,甚至是出现问题的正确答案,这也是右脑音像思维功能起作用的结果。


事实上,科学家的发明创造,艺术家的不朽作品都是他们进入右脑思维状态后悟创来的,这从这些“家”的个人语言中可以找到多处证明。


右脑实际上就是一个“多媒体思维”的大脑。多媒体教学手段之所以能够提高教学质量,不仅是因为他技术的先进,更主要的是它充分调动了右脑的声像思维记忆的积极性。


学生拥有了学习超能力,学习不再是负担,学习变得轻松愉快。这就是教育改革的根本出路。




四、右脑开发、全脑教育的内涵

英国作家亚多里在他的《超人类》一书中写到:“人类的头脑中深藏着处于沉睡状态的进化机制,随着意识的进化,将会出现和我们具有不同意识的人类。现在的人左脑异常发达,而未来人右脑的功能将得到进化,左右脑讲处于平衡状态。”


在人类没有语言文字的时代,人类主要依靠大脑脑干的波动思维和旧皮层的声像思维功能来进行思维活动,脑科学研究证明,右脑与脑干和旧皮层之间具有传递信息的回路,具有这两部分的思维功能,这个时代的人类可称为右脑人类。


语言文字产生以后,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由具体到抽象,产生了抽象思维、逻辑思维、数理思维,这种新的思维活动自然的有左脑来承担,所以随着人类大脑的进化,学校教育的产生,人类左脑愈来愈发达,而人类的右脑功能因长时间得不到运用而退化和潜藏起来,右脑人类逐渐进化到今天的左脑人类。


由于成年人的右脑长年不用,其功能已经退化或潜藏较深,进行开发比较困难。而幼儿、中小学生进行右脑开发就很容易。今天的右脑功能开发绝非是右脑的原始思维记忆功能的机械复活和简单应用,而是一个右脑的天生的原始思维功能和左脑的语言文字思维功能完美融合的全脑思维过程。所以说右脑开发的过程优势一个全脑教育的过程。


当然我们开发右脑并不是要右脑功能取代左脑功能。而是唤醒被人们忽视的拥有巨大潜能的右脑,给人一个完整的智慧。所以我们提倡全脑教育。



五、我国全脑教育现状

时间飞逝,转眼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中,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李岚清副总理的素质教育问题今天是否有了答案呢?


2007年4月12号《中国教育报》发表了尹文刚老师的一篇题为《寻找自身的天才特质》的文章。(尹文刚:现为中国科学院心里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人类大脑功能的研究,中国右脑教育的代表人物)文章在列举了多例“另类天才”(又叫智障天才,即左脑智力有障碍的人成了天才。)后感慨“这些另类天才有缺陷而才华横溢,我们自己又为何没有缺陷却平庸无能。”并发问“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方法,不要让我们的才能在大脑受到损伤后才能得以发挥出来,而让我们正常的人,在正常的情况下也发挥出来。”


实事求是的说,右脑教育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话题。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博士“决胜右脑”课程的创始人包丰源老师指出“在开发人的右脑机能方面,美国、日本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中国在这一领域仍处于十分滞后的状态,中国人已输在右脑革命时代的起跑线上”。




六、我国全脑教育的前景

站在国际的历史的高度来看,我们已输在右脑教育的起跑线上,但是,在未来的人类教育发展史上,只要我们高度重视,解放思想,我国的右脑教育事业会后来居上,为全人类的进化做出巨大的贡献。


我们古老的中华民族创造的汉字是象形文字,每一个字都是对一种自然物像的描绘,本身用的就是右脑的图像思维所创造的,这种文字也就非常适合人类用右脑去学习、思维。每一个汉字都不同于其他汉字,都是一幅独特的“图画”,它即可用来做开发学生右脑的图像思维的素材,又很容易使学生在右脑中形成“文字像”。这是我们中华名字智慧的结晶,是我们今天开发学生右脑得天独厚的优势,是任何字母文字所没法比的。我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是人类最宝贵的文化遗产。一部《易经》,一部《红楼梦》让后天“望股兴叹”。今天“国学热”“孔子热”的兴起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军事及科技的影响举世瞩目,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中更不乏先人们对我们人类开发自身潜能的精辟见解和有效方法。日本七田真的七田式右脑开发技术其实就渊源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传统的应试教育已走到尽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教育的改革迫在眉睫。穷则思变,一些教育工作者在教育改革的探索中已做出一定的成效。